菠萝包

山花
欢迎说话~
叫凤梨就好|・ω・`)

【魏白】粘着系男子的二十年纠缠不休

只是借个标题 HE放心食用

ooc

幼驯染 同岁设定

蒙在被子里是危险操作请勿模仿


“大家排排队站好哦。”

小男孩和小女孩就站成了一排。

“大家拉手手哦。”

小男孩和小女孩就拉起了手手。

 

排尾传来了响亮的哭声。

“我不要和他拉手手!”

补在女生排尾的白敬亭看着旁边嚎啕大哭的男生一脸无辜。

老师蹲下来问,“为什么哭呀?”

“我不要和他站在一排!他可怕!”

白敬亭撇撇嘴。

“小白很乖的,一点都不可怕的。”

劝说无效。

哭声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

“哪个小朋友愿意和他换位置呀?”

魏大勋想了想,放开了旁边扎着两个小辫子圆圆脸的小姑娘的手。

小姑娘仰起脸看着他。

“哥哥明天给你带糖吃。”

魏大勋贴在小姑娘的耳旁小小声说。

年轻的老师擦了擦头上的汗笑着。

“大勋真是个好孩子。”

 

 

小白的手意外的软。

有点凉。

然而决不是不近人情。

 

后来回忆起初识与牵手的触感。

这样的形容词朦朦胧胧的出现在脑海里。

但是在五岁的魏大勋眼里。

白敬亭只是一个不太爱笑的男孩子罢了。

为什么不笑呢?

笑起来一定很好看啊。

魏大勋的手掌有点汗。

他把手在自己的T恤上使劲蹭了蹭,重新握住了白敬亭。

 

 

 

 

大脑缺氧的感觉是会上瘾的。

把被子里的空气慢慢吸光似乎就会忘记很多事。

十五岁的白敬亭躺在寝室的床上,窝在被子里睁着眼睛呼吸。

呼吸。

他渐渐想不起放学后和那个人分食的那一根冰棒是什么味道。

想不起游乐园里那个人塞到自己手里的气球是什么颜色。

想不起晚自习铃声响起之后那个人温热带汗的手掌递过来的纸条写了什么话。

 

 

面上终于没了覆盖物之后第一口冲进鼻腔的空气是清凉而甜的。

氧气冲进大脑把昏暗拨开一道缝隙。

确实忘了很多。

但也突然记起很多。

摊开在掌心的纸条上是潦草的三个字。

“喜欢你。”

他记起那个人递过纸条时躲躲闪闪的眼神和湿漉漉的眼睛。

记起第一次没有那个人陪伴的回寝道路有多么漫长。

记起匆匆忙忙团起那三个字自己突然变快的心跳。

当时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呢?

倒是记不起了。

不过大概和那个人的脸一样傻兮兮的吧。

 

 

 

 

“你小时候可傻了。”

二十五岁的两个人挤巴巴的窝在一张摇椅里。

“不可能。”

“真的。”白敬亭一脸嫌弃。

“别骗我。你欺负哥哥我那个时候的事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吗?那你还记得当时最高最胖的那个家伙故意撞我吗?

你当时啥也没说就冲上去了。

又不高又不壮,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力气把他撞了个大跟头。

他哭着和老师告状。结果连老师都不信是你欺负了他而不是他欺负你。”

“是吗?我当年那么神勇。”

魏大勋淡淡笑着倾听,露出好看的梨涡。

“哦对了。我只记得当时有个软乎乎圆圆脸的小姑娘我可喜欢了。”

胳膊上挨了一拳,被打的人反倒笑了起来。

“好久好久以前了。也差不多都忘光了。”

“都忘了啊。”

“是啊,不记得你傻乎乎的脸有点遗憾。”

“没事。我会把你的糗事一一讲给你听。” 

“好。那我洗耳恭听。”

魏大勋把脑袋枕在旁边人的肩膀上。

笑嘻嘻的看着对方嫌弃的瞥过来的眼神。

骗你的。

怎么会忘了你。

评论(2)

热度(67)